您好!欢迎你光临清风乱翻书之《左手握右手》(平水流无痕)_风尘醉笛!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醉笛文苑>>>平水流无痕专栏>>>清风乱翻书之《左手握右手》(平水流无痕)
清风乱翻书之《左手握右手》(平水流无痕)
发表日期:2009/7/25 18:28:00 出处:平水流无痕 作者:平水流无痕 发布人:feihua1025 已被访问 1103

左手握右手,出自流行的段子:握住领导的手,感激的话儿说不出口;握住同学的手,后悔当初没下手;握住老婆的手,如同左手握右手,一点感觉也没有。其意很浅显,夫妻之间的感情淡漠,吸引力下降到可以熟视无睹。

近日,在网易博客读了名为《左手握右手》的长篇小说,有感。

小说用三十余万字,叙述了Z市几个中年男女的情感危机,描写红尘儿女挣扎于情欲漩涡、抉择于爱与不爱关口、游离于拥有放弃边缘……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永为人间谈资,有的人见怪不怪,有的人起身窥探,而有的人则沉陷其中,如此种种皆为生活本来。

托氏说“幸福的家庭大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幸”,到了现代,所谓的幸福与不幸,都与漫天而来的合同文本一般,格式化、程式化,主角各有不同,情节大致类似,结局殊途同归。我想,如果托氏有知,当把他前时说的话改为“幸福的家庭大都相似,不幸的家庭也大多相似”。究其原因,同样的时代,同样的诉求,同样的困惑,写就同样的故事。

书中大致有十几个三十往上五十不到的中年人。五个男人:于海洋 徐子强  、胡凯  、陈克、刘家骏,七个女人,秦岚、 叶紫、 乔芳芳、辛夷、闻静、林白、方雨柔。围绕于海洋、芹岚这对16年夫妻感情变化展开,其间穿插了陈克、方雨柔、刘家骏,徐子强、乔芳芳、辛夷,一众人的感情纠葛,展现了时下流行的婚外情、婚内斗,热恋、苦恋、绝恋等等,读罢让人沉思。

一、于海洋秦岚闻静,胡凯

于海洋、秦岚夫妻,四十五岁,四十一岁。基本小康,一个女儿,曾经甜蜜。问题起于秦对现状不满意,物质的精神的,都没达到理想状态。因而争执、口角、埋怨、甚至讽刺挖苦成了生活的主旋律。女人是现实动物,她们看重的东西,有时是男人们所不屑的,比如于海洋。文人,清高,不钻营,政治上无建树,经济上不进步,这必然引起秦岚的口诛笔伐。而于海洋则以沉默相对,进而问“当初的秦岚哪里去了”,于是怀疑感情的真实性。

这时,于海洋的生活里出现两个重要单身的女性,文员林白、编辑闻静。因倾慕而关注,因关注而生情愫,因情愫而生迷恋,这样的事情,在生活中,不鲜见。政治斗争介入生活,使得秦于二人的本来已是满目疮痍的婚姻之船触礁。起于猜忌,终于离婚、再空虚、后追逐的故事便上演了。

书中情节看来,不得不关注中年男性的感情生活的另一面,情与性。一般而言,人因情而性,性因情而生,情与性相得益彰,互为表里;反过来说,性因情而灭,也是自然。秦岚的絮叨,给于海洋压力、被伤害感,也就有了逃避的想法和作为,情因之而蒙尘,性因之而疏懒,乃至消失。于大海对于秦岚出现心理障碍,但他是个健康的男人,需要宣泄,又是很传统的男人,情性与道德,爱欲纠结,矛盾对立,他成为一个火药桶。

闻静,知性、美艳、丧偶。她欣赏于海洋,体谅男人,希望得到爱的滋润。干红,咖啡、音乐、夜色,成为放纵的借口,也成了爆发的理由。他们迷失在汹涌的欲望之河,虽然,仅仅一个晚上。

    于海洋之所以斩断右手,与他的性格有关。

他是一个没有竞争意识的人,且在原则问题上没有鲜明的立场。

拿他跟秦岚的关系来说,缺乏沟通,是问题的根源。沉默是金子,沉默很酷,能显示男人的成熟稳重沧桑,但如果一个男人对妻子沉默时,不用多说,出问题了。尽管在高尚的人看来秦岚的要求很难为人,但在常人看来,追求丰富的物质生活,让自己的虚荣心得到满足,有什么错?哪个人不这样做?生意场也罢,官场也罢,争竞,才能胜出,如果没有这点勇气,就很可悲了。从表现来看,他的生活态度是消极的,这肯定会被任何一个人所轻看,尤其是最了解他的人。另外,他们婚姻的解体与几封匿名信关系密切,他的政治前途因此而遭挫折,于海洋对这样的事采取清自清浊自浊的态度,可取但不可用,原则问题上,没有鲜明的态度,做人失败就成了必然。

同样,圣徒的的心态,以及所有的挣扎,都有虚伪的成分。

文中,把渥伦斯基对安娜的情感拿出来,渥对安娜只是性没有情。对照于大海跟闻静,是这样吗?如果把于大海塑造成道德上的圣徒,对前妻秦岚一往情深,那么,他把闻静放在什么位置?他和林白的交往只是一般朋友,事实上,他们也没什么故事,但是他与闻静灵肉交融后,又用道德的名义说不爱,这个道德圣徒和渥伦斯基有什么差别?

我们需要强调的是责任。有的责任,可以负担起,有的责任,不可承受。人在行为过程中,只需要分辨清楚,哪些是自己可以负担的,哪些是不可以负担的,哪些是必须负担的。明白这些,并用来指导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

于海洋认为,是他背叛了秦岚,他是堕落的被谴责者是罪恶之源。在整个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挣扎和救赎。其实,他的挣扎是无力的,救赎是苍白的。无论他多么的理性,总逃不脱情欲的宿命,无论他多么宽容,总走不出妒恨的窠臼。

人生其实就是一场交易,付出回报,投资收益,如此而已。秦岚是搞数字的,会计,对得失的计较很正常。那么,秦岚对于海洋的要求,并不过分。但凡正常人都应当具有这种心态。往大的说,有追求有动力有发展,社会才能进步,中国人历来强调,家国天下,也就是说,家庭的进步也标志着社会的发展和国家的昌盛;从小处看,更高更强更快,是人的本质需要,也是人活下去的动力所在,一个家庭何尝不是如此?秦岚的悲剧在于她的被动。一个有追求的人,一定不只停留在口头上。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我想,这种伟大绝对不会仅仅是用言语的鞭子抽打那匹白马。现实中,秦岚这样的女人太多了,才使成功的男人很稀少。

闻静,是堕落还是无奈,很难分清。追求美好的事物,是人的天性,没什么可指摘。问题在于,她所看见的美好,只是一种幻影,或者是自己为自己编织的梦境。爱上于海洋,是错误的开始,一开始就错了,结局可以预想。

胡凯,成功人士,秦岚的初恋?文中交代不详。这个很矛盾的人物在书中出现的频率不突出,秦岚的守护者?却无一例外地在关怀中带着暧昧。印证了一句话,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的嘴。秦岚相信了胡凯,虽然最后又决然分手。

背叛与坚守,攫取和获得,就这么容易。上帝在创造人类的时候就埋下了种子,那只美丽的苹果,无时不诱惑着人,不能单纯地埋怨和诅咒蛇,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条蛇——欲望,赤裸裸的肉欲。“食色者,人性也”,这,没错。可悲的是,于海洋内心里的蛇开始蜿蜒爬行时,耳边总会响起上帝的声音。虚空的,迷幻的,根植于灵魂深处的声音,无时不在。这让他崩溃。他和秦岚离婚,与闻静交媾,却总跳不出传统的桎梏。

于海洋在自尊牵引下离婚,在空虚充溢中“沉沦”,心中却总有一根线,不可调和的矛盾、漂泊游离的疲惫不堪,促使他回归。如此,他的悲剧在于,在地狱中,依然把自己打扮成圣徒。但在实际中,这样的“圣徒”存在,但不值得赞美且很虚伪。

二、方雨柔,陈克、刘家骏

十年,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十年过去了,感情生活在外人来看,还是空白。这很不合情理,让人诧异,实际上方雨柔的感情走私了,走私给陈克。

 方雨柔,36岁,高知,中官,内慧外秀。蹉跎十年。

如果问,世界上绝望的爱是什么,相信有多种回答。有爱,却不能说出来,是一种;有爱,却不得不分开,是一种; 有爱,只能在隐秘的角落里存在,是一种;有爱,却被爱的荆冠刺到鲜血淋淋,是一种。这样的问题,象哈姆雷特,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认识不同感受相异。而方雨柔36岁以前的感情,可以说,是绝望的。她与陈克的感情,就象一场旷日持久的恶疾——“沉疴”。

明知没结果,确定的只能做暗夜里的月亮,依然飞蛾扑火般义无返顾,这不是犯病是什么?从表面来看,陈克一直在强调、鼓励方走出去,寻找自己的归宿,实际上他在不断榨取婚内所不能拥有的激情,而且是用浪费一个活生生青春的手段。从这一点上看,他是贪婪和自私的。而这一切都建立在方雨柔的心甘情愿的付出上,所以他不用背负道德责任,反而在心底保留了一份伪装的崇高——他最后放弃了。但这样的的放弃,对方雨柔公平么?

如果说,感情是双方的事,在拥有的时候权衡其它思量再三,其中就包含的许多肮脏的东西,也可能是对的。但作为爱的双方,不为对方的未来考量无疑是很动物的。好在,方雨柔十年后,潇洒转身。接受了刘家骏。

放手、放弃,有时是一种很美丽的东西。但是,美丽的光环里依稀可见几滴晶莹的水珠。

 

三、徐子强,乔芳芳、辛夷

            徐子强,于海洋同僚,辛夷丈夫,乔芳芳情人。

            徐子强是个比较真实的人物,从他的言论上就可以看到当下流行的趋势。可以找情人,必须保持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可以寻花问柳,前提是保持对家庭的责任,可以荒唐透顶,一定要心怀敬畏。徐子强说到做到,这于辛夷不无关系。

            事实上,一个人的生活目的和生活状态,可以隐藏一时,绝对不会隐藏永久。徐子强的生活状态,不可能隐藏到天衣无缝,与他最亲近的人,更不会一无所知,但徐子强确实这样过下来,且做到了“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不是他能行,而是辛夷太精明。

            现实中,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这就牵涉到一个人的容忍度的问题。一般来说,追求个人最大利益最大化,是一个理智的人的正确选择,为实现目标有所放弃也在情理之中,容忍的存在,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的需要。我们可以看见,在辛夷的容忍下,徐子强长得心宽体胖,情场官场双丰收。这或许是辛夷的最终目的,同样是徐子强的最终目的。在这个过程中,乔芳芳及其他,作为点缀,作为工具,无伤大雅。辛夷与徐子强的配合可谓天衣无缝。

    市侩的功利的各取所需的生活观念,在物质时代是一种趋势,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与辛夷比较,秦岚的做法则显得愚蠢。

还是在浊世中,做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清客,还是做难得糊涂的智者,很难选择。

 

四、结语

这是一个物质的时代。无论如何,精神总不会失去其独立性,它无时不在,且无孔不入。作为精神主要内涵的感情,也是如此。年轻人激情勃发,追寻可驻驳的港湾;人到中年,感情应当有归属。可是,港湾里并不风平浪静。与书中同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只是主角不同。

也许,整个作品的基调的定位是皆大欢喜。但有句话很明白,几家欢喜几家愁,没有绝对的欢乐。这无庸质疑。如果追求完美,则不符合人物的性格发展的逻辑,也有悖于生活实质。

人的性格是矛盾的,心理发展是有轨迹的,事件的发生有偶然性,发展有其必然性。人性中,天生就有恶的东西存在,比如,征服和占有享受和发泄等等,对于男女而言,女人通过征服男人而征服世界,男人通过征服女人而体现价值。其间,有物质的成分,也有精神的成分。但真正两个赤裸的灵魂相对,无所谓征服和占有,那是互相给予;无所谓道德和神圣,那只是一种需要。如果把人的感情都贴上标签,这样的生活很累,也不切合实际。

生活如考试。尽管,考前有许多例题可以复习,但一旦上场,每个人的所面对的考卷都是全新的。好在,解题所需要的定理公理以及运算步骤可以借鉴运用。

小说,只能是模拟,它所提供的思路及分析方法,或许对答卷有帮助,前提是这套试题,有一个明确的考量。《左手握右手》是个范本,可以学习,但绝对不能模拟。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关闭

风尘醉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4774619 QQ群号: 49478231 联系人:风尘醉笛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