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杀手(最简单的快乐)_风尘醉笛!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醉笛文苑>>>简单的快乐专栏>>>杀手(最简单的快乐)
杀手(最简单的快乐)
发表日期:2009/7/25 15:04:00 出处:最简单的快乐 作者:最简单的快乐 发布人:mtr789 已被访问 1574

 

  

 

 

 

 



 


 


 

文*最简单的快乐

     

玉盘似的明月将夜空中的云朵渲染成半透明状给人以梦幻般的错觉,独狼手中举起的酒杯里也有这样的一轮明月迷离的荡漾着。
        独狼是别人对他的称呼,他倒也很喜欢这个称呼,反而忘记了自己原来的名字。
        他喜欢今晚的月色,喜欢被风吹过的树叶波涛一样的闪亮。
        不知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自己独自面对高悬于空中的那轮圆月享受她给予的宁静和抚慰。可是现在他却不是独自一人,就在他的对面静静的坐着一位长发如雪的美人。
        “就剩这最后一杯了。”独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一口喝干了手中的美酒。月光下的酒很美,可是味道并不是很美,在这荒山野岭能喝上酒就已经很幸福了。
        白发美人也是一仰脖倾空了手中的酒杯,这举动和她的形象有很大的冲突。她的容貌娇媚如二八少女,这也和她的满头白发有很大的冲突。衣裙华美银发轻飘,在这样的月光下任谁见了都会疑似仙人。可是独狼不会把她当作仙人,因为他清楚她是死神。
        死神有时也可以是美丽的,在她手中死去会不会减少一分恐惧?
        独狼是不会轻易被谁取走性命的,因为他同样也是一个死神。被他送到地狱的鬼魂到底有多少自己也说不清,就像数不清自己花掉过多少银子。银子和性命是成正比的,一千两一条人命,无论他是皇帝还是乞丐。实际上他没有杀过一个无名小卒,杀人只是一种工作,没有酬劳的工作他是不干的。
        独狼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和他最亲近的就是那柄杀人无数的苗刀和空中那轮永远也不会抛弃他的冷月。而今似乎又多了一个朋友,就是此时坐在对面将要杀死自己的白发美人——慕如雪。
        慕如雪和独狼一样也是个杀手,不同的是她很少杀人,而每杀一个人所要的佣金却是独狼的五十倍,因为她能杀的人没有其他人可以杀得了,独狼也不能。

        独狼很少出手管闲事,可这次却管了,而且一管到底。也许是被慕如雪的美丽所打动,也许是自己真的太寂寞了。
        慕如雪从未失过手,也许这次是对手过于强大,也许是自己太过自信,总之这次是失手了,而且败的很惨,竟需要独狼这种二流的杀手来解救自己。
        马蹄声急,风声掠耳。渐渐的他们已经听不到后面追兵的嘶喊声,独狼弃马背负慕如雪向密林深处隐去。后臀被扎了一刀的坐骑继续向前狂奔,它会把追兵越引越远。
        背负慕如雪奔跑了能有两个时辰才见到一座半坍塌的荒凉古庙,看行情这里恐怕有几百年没人来过了,那么这里就是非常安全的。独狼把庙中唯一相对完好的石供桌清理一下放下昏迷的慕如雪,查看她的刀伤还未伤及筋骨只是失血过多。在刀锋下讨生活的人少不了各种特效的金疮药,待包扎完伤口独狼将破败的庙门关好防止野兽进入便出去找些清水和食物。
        回来时慕如雪还没有醒来,独狼便把猎来的山鸡架在枯枝上慢慢熏烤。
        “好香的味道。”悠悠的声音从后背传来,真的无法将这柔弱声音和惨烈的厮杀联系到一起。
        可能是失血的缘故,慕如雪的脸色惨白的没有一点生气。
        独狼递过装在葫芦中的清水,看她一口气喝下去。“吃点东西,歇息歇息你就会好的。”
        “谢谢你,没有你我真不知怎么脱身了。”慕如雪浅浅一笑,如说一件轻描淡写的事一般。
        彼此再没有多余的话语,默默地吃完那只山鸡,默默地躺在各自的角落睡去。
        唤醒独狼的是一声声悠长凄凉的狼嚎,今夜正是十五,月光透过屋顶的大洞把破庙照的通亮,慕如雪正盘膝端坐于供桌之上运功调息。明月在她的身上镀上一圈银色的光辉,一头白发更是闪着银光,就像来自瑶池的仙女叫人观之不敢心有杂念。独狼一直以为天上的月亮只是属于自己的,可是现在他觉得慕如雪更有得到月亮青睐的资本。
        “天亮之后我就要走了,大恩不言谢有缘我们再见吧。”慕容雪突然望向独狼悠悠的说。
        “不必客套,我们彼此还是不见得好。”
        “是啊,见到我的人都会死的。今天却有两个人没死,一个是四王子,一个是你。”
        “四王子也许会死,而我不会。”
        “不错,你不会。”慕如雪如花般微笑,然后低垂眼帘不再言语。

        那次一别就是七年,每当月圆之夜独狼都会回忆起和慕如雪独处荒庙的那个晚上,但他从未想过那场厮杀。再次的相遇就在三天之前,他刚刚做完一个生意疲惫的赶往三十里外落脚的客栈。独狼的头脑中一直驱赶不散那双垂死的眼睛,这种情况从未有过。可能是好久没有做事的缘故,也可能是该到自己金盆洗手的时候了。
        独狼做事从来不在晚上,因为晚上那些大人物更加的小心谨慎,他总是在人们意想不到的时间和地点出手,所以成功率非常的高。算起来他失手的次数还不到百分之一,正因为如此独狼的生意才一直不错。
        奔驰间独狼猛地感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虽不见形单凭多年的经验绝不会错。他想都没想双脚抽镫离鞍挥刀护身,左脚一点马背身体平行的飞向路边的一棵老树,与此同时一片剑芒罩住了独狼刚刚离开的马身。这一串动作只是刹那发生,眨眼间路中已经站定一位锦袍白发的蒙面女子。
        “慕如雪!”独狼惊道,从树后闪出。那女子微微一顿摘下面纱冲他莞尔一笑:“不愧是独狼,好俊的身手。”此人正是七年前自己救过的慕如雪。
        “我只是路过此地不想偶遇,开个玩笑,没吓到恩公吧?”慕如雪收剑入鞘向独狼缓步走来。
        “哪里,招实吓得七魂出鞘三魄跑掉,要不是开玩笑恐怕我这条小命可就留在这了。”独狼抱拳微笑。
        “恩公见笑了,我这点三脚猫的本事哪能奈何于你。今日巧遇,天赐良机。我也无事正好与恩公盘横几日叙叙旧,答谢您的救命之恩。”
        “此言正合吾意!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慕如雪和独狼各自飞身上马在火红的夕阳下并辔而行。
       
        江湖上都是不拘小节的人物,独狼在客栈换了一间大点的房间和慕如雪同案举杯畅饮,醉后同榻而眠,仿如兄弟一般。
        第一次的相识因环境与性格的关系彼此没有一点的交流,却通过这一夜的畅谈他们相互了解了很多,竟然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慕如雪其实只比独狼大两岁,那满头的白发并非天生,而是因情所累心力交瘁的结果。往事如烟她也不愿深谈,反而独狼说了好多自己的往事,说到开心处抚掌大笑,说到伤心处目含悲凄。
        杀手都是寂寞的,难得有机会向谁倾述内心的喜怒哀乐,他们今日一聚甚欢,便相伴一同去游三十里外的披霞山。
        披霞山不是很高,但景色绝美。此时正是仲夏,山中奇花异草争奇斗艳,五彩缤纷香风扑面。待他们二人游到山顶已是夕阳西下之时了,但见整座山峰真似披着件硕大的七彩锦缎一般。这醉人的景致只一盏茶的功夫就被暮色笼罩了,短暂的昏暗后一轮巨大的满月从山背缓缓升起照得山明水净。慕如雪和独狼登了半日山峰也很疲惫,便找一处平整的大石坐下拿出在山下村子里买的牛肉、大饼和浊酒,一边享受这宁静美丽的月色一边开怀畅饮。
        夏天的夜晚凉爽宜人,仰望满天星斗耳听昆虫的高歌真是惬意之极。微醺的慕如雪靠在独狼的肩头,忽然觉得此时自己好想要一个家,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自己明白永远也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独狼轻揽着慕如雪的纤腰鼻子中漂进的都是她身上散发出的香气,内心不觉有些荡漾。
        “你喜欢我吗?”忽然慕如雪低声道。
        独狼身体一震如中了暗器一般僵住,他没想过慕如雪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慕如雪并不想得到他的回答随即起身解下披风铺在大石之上,然后缓缓的宽衣解带白玉般的身体一览无余的呈现在月光之下,银丝散落面若桃花。独狼看着眼前如仙女下凡似的慕如雪竟有些不知所措,不待他回过神来两片香唇已贴到脸上……
        一番仙游过后独狼看到身下的点点桃红才知慕如雪竟还是处子之身。
       
        喝下这最后的一杯酒独狼挺身迈步抽刀在手,“你可以动手了。”
        慕如雪并无惊讶之色,“你怎么知道我会杀你?”
        “因为我记得你说过,见到你的人都得死。”
        “你是例外,你以前是我的恩公,现在是我的丈夫。”慕如雪淡淡地说,双眼却没有离开那只空空的酒杯。
        “天下人谁都知道,慕如雪接下的买卖从不食言,哪怕要杀的是自己的亲人。”
        “不错!”慕如雪轻叹道,“你什么时候看出我是来杀你的?”
        “一见面我就知道了。”
        “哦?”
        “因为你那一剑绝非虚式,若不是我预先感知差得半分我就没命了。”
        “就凭这你就怀疑我是来杀你的?太可笑了吧。”
        “还有你见我时的眼神显然很吃惊,因为你不知道要杀的人是我;还有我从未说过我是谁,你却叫出我的名字,因为你要杀的人就是我——独狼!”
        “既然我要杀你为何不早早动手,这两日机会多得很。又为何我会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你?”慕如雪痴痴的望着独狼道。
        “那是因为我终归救过你,你只是想用你的身体来报答我的恩情,这样我们就扯平了。你不在欠我什么,就可以理所当然的杀死我而不会良心不安。”
        “你只说对了一半。”慕如雪悠悠道。“我的确不知道你就是独狼,不然我也不会接这桩买卖。可是接了就不能反悔,这是我的规矩,也是信誉。知道是你我真的好后悔,可是无法改变,这就是命运吧。我这一生中只喜欢了两个男人,一个拿走了我的心,一个拿走了我的身,可是他们都死在我的手里。”慕如雪的脸上留下两行清泪,这也是她第二次流泪。“我把我的身子给了你,这里有报恩的成分,但更多的是爱。如果上天可怜我就给我一个儿子,我会好好的养大他,告诉他谁是他的父亲。”
        独狼手中的刀此时已沉重的提不起来。“你非得杀我吗?我们就不能远离尘世一起里快快乐乐生活吗?”
        “不能!那样我们走到那里他们都会找到,天下的杀手不只你我二人。但是做完这次买卖我会退隐江湖,再也不想过这种残酷的生活了。”
        独狼点点头笑道:“其实我也早已厌倦了这种生活,今天能死在你的剑下总比死在陌生人的剑下幸福,老天还是眷顾我的。”

        独狼是慕如雪杀的最后一个人,也是唯一没有用剑杀死的一个人。独狼的酒里被她放入了一种粉末,它会使独狼昏睡过去永远永远不再醒来。


                                                                                             9:27 2008-8-1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mtr789
(2008/9/22 13:21:00)

灵儿过奖了。


feihua1025
(2008/9/21 13:19:00) [114.229.19.]

问好乐乐,乐的武侠小说构思独特,欣赏学习!温柔杀手哦,死在美女手下做鬼也值,呵,感谢支持!

 发表评论:共有 2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关闭

风尘醉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4774619 QQ群号: 49478231 联系人:风尘醉笛

琼icp备09005167